Tuesday, 18 September 2007

工作环境

以前吃海鲜就有过敏的现象,我以为是海鲜不够鲜,上周末我们一起去吃正宗的新鲜海鲜,日嘛的依然过敏,现在都还不爽的很,完了,没这个命,还是吃川菜巴适。

我的电脑机箱终于到了,去他妈的宅急送,“急”个锤子,于丹同学从北京 8 号寄的,网上查询 11 号就到了广州,却他妈的 17 号才送到我手里,不仅如此,路上还把我的硬盘整的松跨跨的,还好能正常启动。

贴两张我的工作环境,就是一个车间,里面堆满了测井仪器,每次仪器从海上平台回来,我们就把这些仪器拆开,坏的修理,没坏的保养,别看仅是一根根管子,里面全是复杂的电路,一根进口的仪器(也就是一根管子)少说也几百万(我们买的只是国外的技术,中国确实太落后了),要是他不用于石油行业,去大街上当废铁卖,我看一百块钱都卖不到。

电脑到手,终于可以看一下早就想看的毕业照了,我自己感觉毕业后这三个月下来我变了,具体说不出,可能是头发长长了吧。

昨晚马上就踢了一场实况,感觉相当好,一点不手生。补一张上次忘了贴了的 PS2 原装手柄图片,H 版的!

嗯,十七大即将召开,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真的好激动哦啊!
文明办网,一起共建和谐网络社会!

Saturday, 25 August 2007

广东湛江……

中国大陆最南边的城市

我现在在北京,这是毕业来第二次回北京,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这被分到了中海油服(COSL)湛江基地,以后我就去南海“挖石油”了(虽然我以后出海机会很少),28号,我们分到湛江的人将奔赴湛江……

虽然从之前的一些苗头我就预感到了我不会在塘沽,并且作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培训完宣布奔赴的基地时,得知结果后却非常惊心郁闷,我郁闷的不是我要去湛江,而是我们学校——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我们专业只有我一人分到那边,像我们石油行当,干的活都是按专业分,所以这意味着以后我的身边会没有校友,尽管这只是一个小问题。

湛江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以前听都没听说过,当第一次看到时,我心理都是默念的“Shen 江”,现在依然陌生,只知道它是中国大陆最南边的城市,与海南岛隔海相望…… 我想以后有的是机会认识它,说不定还在那安家了呢。

我这个人比较内向,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每进入一个新环境,都要花很长时间溶入其中。毕业到塘沽报道,海事培训是第一个新环境,那里我认识了很多来自西安石油大学的“耿直”兄弟,虽然只有20来天,但大家关系就相当好了,无奈,在分配事业部的时候,我们分到一个事业部的不多,包括我那个贝克汉姆曼联鲁尼超级铁杆球迷加老乡也没和我在一个事业部。再来事业部到燕郊培训,一个月时间又是一个新环境,好不容易大家相好下来,在分实习基地的时候又分开了…… 包括以后到了湛江,新环境是一个轮一个,慢慢地,我想我也会适应的……

四川乐至——北京——广东湛江

四川人,北京读书呆了四年,我都差不多习惯了北方的气候与生活习惯,而如今,又要去南方,虽然四川也是南方,但广东也太“南”了,广东本来就很“另类”,两个简单的例子,只有广东的电视台用自己的方言播节目(以后看广体的球赛,日妈的全是鸟语了),广东以北的人都被叫北佬,甚至好多广东老一点的人普通话都听不懂…… 真他妈的应证了那句歌词 “我当个 f**king 石油工人多 f**king 荣耀,头戴 f**king 铝盔走 f**king 天涯” 我 F**K!

算了,不说这些了,走一步算一步,现在我们就是拿着本科学位证书的“奴隶”,公司要让你左,你就不能右……

P.S. 天盛没的装了(湛江可以开通天盛欧洲足球频道),以前所有关于在天津的计划全取消,我们班 60% 人留在京津地区,以后聚会也没我的身影了…… 这两天听张震岳的《再见》才真是他妈的贴切与悲伤!BTW,张震岳的新专辑 “OK”提前拿下我心中本年度最佳华语专辑!掌声!!!

Thursday, 26 July 2007

迈入新的阶段

今天我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是什么呢,先让我回忆一下这一个月。

6月30号,和兄弟们痛别后坐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在上海“蒸了5天桑拿”后,7月号早上回到北京,由于要8号才报道,我又回了一躺宿舍,去“慰问”了一下因各种原因还没有离校赖着不走的“钉子户”们,8号,和签到一个公司的同专业的同学们一起坐着“和谐号”呼呼地开到了天津,一出火车站,我靠,天津果然是夏利的家乡,火车站外清一色的夏利出租车,天津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夏利真TMD多,然后感觉就是火车站周围挺破的,还没来得及看看繁华地区,就坐轻轨开往了塘沽,顺利报完道。

由于整个中海油服今年招的人很多,于是为了统一管理,把我们所有新员工拉到海军工程大学军训,外加中海油总公司的各种职业人培训,其实军训只是形式,走过场,重要的还是培训,其中“五小证”和“硫化氢”的培训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五小证”有“海上求生”“直升机逃生”“艇筏操作”“海上急救”“海上消防”,培训这些证太有意思了,跳水啊潜水啊开船啊,我靠,爽。乱七八糟的整到昨天,然后今天开始把我们分配到各个事业部,我“有幸”分到COSL的油田技术事业部,所以说今天我迈入了一个新阶段。

今天,事业部把我们拉到了燕郊,就是北京边上的“河北北京天津三不管”的河北区域,我们在这里又要培训28天,不过这下爽了,住着三星级宾馆的标间,除了培训时间外可以到处逛,这日子还行……

从下周末“社区盾杯”开始,新的曼联赛季又开始了,一切都是新的开始,天盛啊天盛,我从命了,也就一年588元嘛,小CASE!看着曼联论坛那些人分享着在广州的喜悦,我的心真的很痒,让我回想起了05年在北京疯狂的那几天,曼联明年去南非,再来中国至少要等两年了,看来我得亲自去躺曼彻斯特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