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ot

从工作了近 9 年的单位辞职了,从决定到行动,这里面的心路历程以后慢慢再说,感觉就是人生重启了,回来看看这个博客,也该重启一次,抛弃了之前从 2005 年就一直在用的域名,换成全新 BLOG.NZH.ME,把以前的域名全 Redirect 到现有域名,并在 Let’s Encrypt 上签发了 SSL 证书启用 Https 加密模式,没卵用,只是顺应主流而已。另外,在整个迁移过程中,顺手删掉了以前近三分之一的内容。

对了,评论模块也删除了,社交网络如此发达,博客已经退化成「日记」形式,回归到「日志」「Log」本身…  等我忙完这一阵,重新稳定下来(工作上的稳定,身心上的稳定)后,会尝试慢慢拾起博客,想过很多次放弃,但偶尔还是会从头翻一翻这个已经 11 岁的网站,心理还是感慨万分的!

对大多人来说,辞个职,换个城市最多算个 Pause 再 Play,而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真正的重启,可能重启都还不够贴切,应该是「重装系统」「恢复出厂设置」…

时间成本 VS 金钱成本

曾经,为了一款游戏花掉一下午下载,再花一成晚时间找破解补丁,再花一个通宵解决补丁带来的 Bug, 等折腾到天亮才满意地睡下… 当时的自己丝毫不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只想到嘿嘿,又省了几百块钱…

现在,为了一款游戏只想买买买,只想把游戏添加到 Steam 下班回来打开电脑就开撸,只想签收快递,回家把盘往 PS4 一塞,拿起手柄就开干,自己丝毫不觉得这是在浪费金钱,只想到嘿嘿,又省了一大把时间…

论坛里在讨论索尼微软 Ban 机政策时,大多玩家都说「Ban 我 Live/PSN 账号就行,千万别 Ban 了我的机子!」,而我心理却想的是「如果我做错了什么千万别 Ban 我账号,Ban 我机子都行!」。为什么?因为账号里有花了大把时间才拿下的全成就,白金奖杯,和游戏履历!Ban 了账号,这些努力不白费了。而 Ban 我机子的话,我再买一台重来就行。这里,我的「时间成本」现次战胜「金钱成本」。

这里抛开网上永远争论不休的盗版正版问题,只从「成本」来看,以前学生时代没收入,缺的是「钱」,有的是「时间」「精力」,自然愿意付出自己的时间来换取金钱,现在有一定收入,加上自己上了年纪,早已经过了以前那种喜欢折腾的岁月了,现在自己缺的是「时间与精力」,愿意花力所能及地金钱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换取「少折腾」。

这种观念的好处就在于,现在我的 iPhone, MacBook, PS3, PS4, Steam 等软件游戏全 100% 正版化,当然在中国,音乐和电影、毛片之类的还达不到…

当前照片管理备份方案

I am not a photographer, and I always take crappy photos.

不知不觉,电脑里的照片越来越大,SSD 容量小,已经快装不下了,虽然拍照技术不咋的,却总是爱用 RAW 格式。以前在 Win 下我用的是 Lightroom,在 Mac 下我全部迁移到了 Aperture,虽然 Apple 明年会推出新软件更替它,但都是 Apple 自己的产品到时再转移应该很简单。

用 Aperture 管理照片我直接把事件当 Project 用,修图对我来说不是很专业,但简单的调整 Aperture 上还是很顺手,加上插件与预设滤镜,对我这种菜鸟级别的处理照片足够了!网络备份我是直接以 N 年的照片为整体,直接把 Aperture Library 扔到 Amazon 专门的储存云 Glacier 上去,如果不是经常「存」「取」上面的数据,Amazon Glacier 相当便宜。本地上我把所有 Project 的 Originals 原片分离到移动硬盘上,Aperture 会自动建立索引,在没有移动硬盘(离线)状态,本机上可以预览,但不能分享到网上或者 Export 成 JPG,其实照片修完后 Original 原片就没用了,所以把这些占用空间大的原片全分离到移动硬盘,如果要再修改,接上就成(在线)状态继续修改就行了。如果我要自己或给朋友浏览照片呢?我在每次修改完一批照片后,都会 Export 到本地一个地方,这个最终 Export 出的 JPG 文件用于自己浏览欣赏分享,然后再用 Mega.co.nz, Dropbox 服务同步这个文件夹,这样在外面其他地方也可在 Mega, Dropbox 上欣赏照片。前者暂时还没被墙,后者似乎被墙了,虽然用的服务是否被墙对我自己没影响,但考虑到如果要用别人的电脑看照片,所以是否被墙是个我考虑的因素。如果实在不行 Mega 也被墙了,那就只能选择百度云之类的了。

简单总结下:Aperture 修改完 RAW 后,输出 JPG 到 Mega, Dropbox 同步文件夹同步到网上用于随时欣赏分享,再把 Originals 也就是 RAW 以 “Relocate Orignals” 分离到移动硬盘减轻本机 SSD 硬盘空间小的负担,以年为单位,再把这些 Originals 原片和 Aperture Library 扔到 Amazon Glacier 上。

这样基本不会丢失照片,In Amazon I Trust! ^ ^

Misfit Shine 简单试用感受

一直对穿戴设备感兴趣,当然在苹果和 Google 的穿戴设备正式出来前,其他都是小打小闹的先驱者… 自从开始跑步锻炼后,搞一个穿戴设备的愿望越发强烈,终于在上次买跑鞋的时候顺带把这玩意一起入了…

我最先考虑的是 Jawbone Up 24, 毕竟它更有名更成熟,就在下单的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本身工作的特殊性,如果手腕戴这个玩意干活是不可能的,于是取消了订单,然后有朋友推荐给我 Misfit Shine, 在网上简单查阅资料后,就决定是它了!

这玩意外形优雅精致,小巧简洁,佩戴舒适,毫无存在感,但是功能相对简单,就是计计步数、监控骑车游泳网球足球等运动、监控睡眠质量等功能,可以自己以分数的方式设置一天的运动目标,结合 iOS Android 的 App 查看数据与设置参数。特点有:1)用的纽扣电池,续航据说持久,不用像 UP24 一样要经常脱下来充电;2)同步方便,用的是省电快捷的蓝牙 4.0,结合 iOS7 的 Background 可以自动同步;3)佩戴方便,像我这种不能经常戴在手腕上的人可以用磁铁夹扣挂在腰带扣上,或者别在其他地方,亮騒的可以购买第三方配件当项链挂在脖子上;4)操控方便,除了同步在手机上查看数据,其他操作就是「双击看当前时间与今日目标进度」,「三连击自定义运动模式」。

用了三周,三周下来的感受就是,过了新鲜期后,这玩意的用处不是很大,最开始当你看着今日的目标没完成时,还是下意识的会自己去走走,多跑几圈步,后来就无所谓了,达不成目标就达不成呗!而且如果你一天运动量不大的话,这玩意的误差也是有的,比如你戴着在电脑前一直坐着,只要手在动,它也会计步。现在还是 Beta 功能的自动监测睡眠也不准,有时睡前在沙发上看电视,也算进睡眠了,如果你有睡前在床上玩手机的习惯,都会给你算进睡眠,逼的我只好关闭「自动」功能,改用「拍三下」进入睡眠模式的手动功能,不过只要你入睡的时间设置为手动开启了,醒来就不用管了,因为你起床上厕所运动幅度足够大,Shine 会很精确地监测到你已经起床。起床后再把数据同步进手机,可以看到你昨晚的睡眠质量,多少深度睡眠。这原理应该就是「深度睡眠时人基本一动不动」,iPhone 上的 App SLEEP ALARM 也是用的相同原理… 之所以在 Shine 的监控睡眠上说这么多,其实就是由于我觉得这玩意就这一功能比较实用。

现在市场上的 Jawbone, Shine, Fitbit 等穿戴设备我觉得都是试验品,都在诠释一个概念,引领一个潮流而已,喜欢尝鲜的极客骚人可以试试水,等真正有意义地普及开来,还是得靠 Apple Google 等巨头,今明两年就快到来,可以期待!

We were so young and old…

今天的「天下足球」Giggs 专题又是催泪弹,就像它们以前做的「贝影」「弗格森专题」一样。又可以回温英超曼联盛世。

从 2000 年正式成为曼联球迷以来,我最好的曼联时光是:2000 – 2003 年,2007 – 2010 年,92 班不用说了,今天看 Giggs 专题,看到 07 – 10 年间的 C罗、鲁尼、特维斯,我鼻子一下就酸酸的… 我不是说其他年份的曼联我不喜欢,只是没这些年份记忆深刻、带来的感动多些罢了。无比期待新赛季的到来,甚至不想看世界杯了…

Giggs 退役,从此我们这一代人当初爱上曼联所系的球员全部离开…

963 场之后,吉格斯终于告别球员生涯。
至此,92 班退出了球员的舞台,却没有退出记忆。
他们肩并肩走出球场的那一幕,画面太美,不敢直视。
谁的思绪倒退三十年,那些夕阳下的伙伴,那些旧日的足迹。
那些无与伦比的成长的日子,那些年在一起踢球,又放学回家的少年。
当你们随着老特拉福德的阶梯步步而上的时候,真正红魔,是你们称谓,一起进,一起退。
多年后,当我们梦时,当我们笑时,当我们哭时,当我们醉时,都会记起你们,92班。
当你们年轻时,可惜,你我已不再年轻……

关于青春的歌太多,这期天足背景音乐就是 Paul Haslinger 的 When We Were Young, 这里贴上一首少见的有少量歌词的后摇 Young & Old/Divine Longing 的歌词:

How long, how long
Until I see you?
And when, and when does
The light come shining through?
Remember days when we were so young and
Remember days when we were so young and
We were so young and 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