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February 2013

30 岁晚吗?

最近在 V2EX 上看到这样一个贴子: 30岁有可能由零开始当程序员么? 其实楼主想问的和想说的也是我想问的想说的,当然我不一定指的是“当程序员”,这篇贴子刚发的时候我赶忙加了收藏,等贴子养肥了再来看,今天再次打开,发现有了好几十条回复。有人用例子回复几十岁都不算晚,也有人用自己亲身经历和感受告诫 —— 太晚了,玩玩还行……

我觉得吧,其实“有可能”还是“没可能”和三不三十岁没毛关系,而是和有没有足够的理由、足够的自信、足够的决心、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精力、足够的金钱、足够的家人朋友支持有关,这几样都有,别说 30 岁,50 岁都行!

我来数数我自己有哪几样,一、二、三、四…… 只有四样,看来是不行了。(说“不行了”,再减去一项“足够的自信”,只有三样了……)

Tuesday, 15 January 2013

一过十点,一晚上又没了

刚刚余光瞟了一下屏幕右下角,又过 22:00 了,又该保存一下正在玩的游戏,整理一下正在看的网页,准备上床睡觉了。几乎天天都在思考,每天晚上就同样的时间干着同样的事情一过十点抱着同样的心情与感叹滚到床上,然后同样地思考着同样的这句话,偶尔会弱弱地下个小决心:不行,晚上的时间得拿点出来学习点什么。

毕业五年,书本上的东西忘的一光二尽,工作上的学习到技能也仅仅能用在这非常他妈无聊的工作上,毫无通用性,一跳出这个操蛋的圈子,我就是一啥也不会的基本小学文凭的吊丝货,我一直都明白,如果不做点什么,这辈子就耗在这无聊的地方了。

每天晚上的时间是最宝贵的,但一天上班回来,再也没心情学点什么,现在的生活吧,也就只想拿出手柄玩几局 COD Team Death Match, 扛把喷子满地图喷人找快感,只想打开 FM 测试几套战术,自己培养的妖人属性涨的如何了。微博上永远都是一群人晒这样晒那样,今天取消关注,明天又去加上关注;Twitter 上永远都是一些所谓的“自由人士”今天骂骂 D 明天骂骂 ZF, 今天 Unfollow, 明天又去 Follow 上。更新频繁的博客都只剩下科技媒体类博客,以前的那些拉家常的博客死的死,不死的也像我一样,一年更几篇。写作技能也迅速下降,以前写篇日志啪啪啪一下就打出上千字文字,现在就在这里憋啊憋,打出两行字删除一行字,半天打不出一篇日志。其实不是我不想更新,现在后台的草稿箱里还躺着三篇日志呢,实在写的乱乱的,不好发出来。

最近我时常怀念大学,我说过,我对母校没什么感情的,我现在怀念的其实是北京这座城市,我常常遗憾,在北京待了四年大学时光,却基本浪费了这四年,当时没有好好地“利用”它,北京是个大城市,有很多地方值得去探索和追求,毕业后来到现在这个 XX 之地就更能体会到遗憾,这就是传说中的失去才懂得珍惜吧。

一日复一日的这样的晚上有意思吗?没意思!想本来就剩下不多的青春就天天待在冰冷无情加超级无聊的车间里?不想!愿意一辈子就待这远离家乡的永远无法融入其文化的 XX 之地?不想!那就做点什么吧, 2013 年,会发生什么变化吗?

(敲完这段字后再来回看这篇日志,真是乱七八糟的感觉,算了,不修改了,再纠结恐怕这篇也要进草稿箱了)

Friday, 9 March 2012

一个多月印度的生活

已经回国一周多了,周末时间写篇来回顾下在印度一个多月的生活。

年前接到通知,我们公司卖到印度的仪器有部分出现问题,需要中方派人过去技术支持,与其它时候不同,由于临近春节前加上印度方面的阻饶,这次只能去一个人,当时我就非常郁闷,咬了咬牙,毅然独自一人坐上了飞往印度的飞机。

在北京飞往德里的飞机上我的心是忐忑的,妈的一个人过去,接机的都是当地阿三,阿三是什么样的人,把我卖了怎么办,印度口音英语能听懂不,怎么交流,更何况技术上的交流。摸了摸包里的那张去过印度的同事给我的 Vodafone India 的手机卡,稍微放心了点,万一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回国内。飞机一落地马上插入当地卡准备打电话回国报平安时,惊恐地发现卡已经被注销了,这下更忐忑不安了,下飞机后在德里机场吸烟区猛吸了连续两根烟,还是淡定地走出了机场。接上行李、通关、换币后走出机场,一股阿三的味道扑面而来,在机场门口的茫茫阿三群中寻找那个举着我们公司名字牌子的人,好不容易找到,简单寒暄几句后发现这位司机的英语似乎不太灵光,加上浓厚的口音大概得知先去宾馆。

司机送我到宾馆后,留下一张第二天去 Jodhpur 的机票行程单后就走了,把我一人撩在宾馆,入住后心理非常燥热,立即打开电脑向国内发了封电子邮件,然后就去餐厅吃饭,第一次和阿三谈话点餐,印度英语实在让我非常恼火,而且菜单上的名字完全不懂是什么菜,匆匆点了个炒饭后回房间,心中充满对以后生活的焦虑,一来就见识到了阿三的无情和那难懂的印式英语。
Continue Reading

Tuesday, 14 February 2012

决定以后继续写博客

过年前的几天来到印度,从最开始的新鲜,再到寂寞,再到习惯,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每天很困,却每天都要熬到半夜才睡,拖着无比慢的网速上上网,拖着巨卡无比的破电脑玩玩 FM, 玩玩 PSV (这大半个月里,我白金了神秘海域,通了圣洁传说一周目),虽然睡觉时已经很晚,但却总是要翻覆近一个小时才睡的着,几乎天天如此,老想着什么时候回国啊,要是明天就能回我现在心情有多好啊之类的事情。

今晚无聊时又全面扫了一遍这个我在大学期间和上班工作单身期间注入“心血”的博客,看着当年幼稚又充满激情的文字,感觉很陌生,是我写的吗?工作已经有 5 年,现在可能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文字了,当时全靠一颗对曼联、对网络一颗火热的心,现在这些都已经磨没了。当时推特没现在这么火,甚至还没出世,当时没社交网络这么一说,大家都在博客,而我们这一小撮独立博客形成的这个圈子真是热闹,讨论主题、讨论插件、讨论 CSS,讨论曼联、讨论音乐、讨论人生,结交了不少朋友,但随着社交网络的到来,讽刺的是我竟然和这些朋友失去了联系。

虽然这印度的这段时间很难熬,但收获还是很大,等回国了心情好的时候再慢慢记录下来,我决定以后还是慢慢地更新博客了,继续坚持下去,5 年后再来看 5 年前的自己,就像现在看 5 年前的自己一样。

Sunday, 8 January 2012

随便写两句

看到 N 年前在 BLOG 添加的广告商直到现在还在往我 Paypal 里打美元,再看看现在一年一篇更新的频率,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你看上篇关于曼联的日志还在两赛季前。所以决定以后玩游戏再忙,还是抽点时间随便写写,相信很多以前的读者已经忘了这里,已经把 RSS 从 Reader 删除了,就像我对其它以前喜欢阅读的 Blog 所做的。

再次打开 BLOG 编辑器时,好陌生好陌生,现在还在坚持写博客的基本都是团体型和科技型博客等,我 Google Reader 里的个人博客基本上都停了一年半载的了。基本都转微博了,新浪微博刚开始山寨 Twitter 时我就注册了一个号,至到今年才开始用。身处非 IT 行业,身边的朋友同事基本不是很 GEEK, 所以保持联络和感情还是得用上微博,而且通过关注自己想关注的人可以获取比看门户更快的新闻。但我发现,最近对微博上了一个偏激的极端,上班时一有时间就用手机刷、看,但基本上都大致略过,当我打开微博,那满页的图片,@, 各种转发,顿时头晕,关注人数已经精简到 100 几人了,还是信息量过杂,这点是在这刷 Twitter 从没遇到过的。虽然如此,但我两者都有需求,因为微博和 Twitter 上我关注和互动的人群不同。

去年十一正式结婚,身份的转变让自己身上的责任感顿时增加,经常脑海里在想自己都觉得自己还是个小 P 孩,怎么一下子就结婚了,但确实已经是这样了,自从毕业来到这里开始,就没放弃过离开这里的梦想想法,但总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无法跳出,就这样一晃就快五年,时常想起停留在我 QQ 里的个人说明:9 年前的一念决定了一辈子。现在和老婆两人的生活很舒适、很惬意,但心中的最深处还是有那么点不甘心,我老婆也是这么想的,但目前这种环境,我们两个应该做不出什么向理想奋斗的动作。

关于曼联,曼联早已经成为我生活甚至身体的一部分,一种习惯,我现在早已经学会用最平常的心情去看比赛,去接受结果,自从 09 年输给巴萨后我和老婆吵架后,我已经成功具备了调整心情的能力, 去年再输巴萨,今年 1:6 惨败曼城,要在以住郁闷一周是短的,而到现在睡一觉就 OK. 现在也基本从来不去球迷社区了,只和几个长期的、持相同“足球观”“曼联观”的好友交流交流。

以前喜欢在博客里发自己喜欢歌手的专辑,现在,这些人的音乐还是会关注,但很少听了,除了特别喜欢听的。主要是现在时间太少太分散,而且不像以前大学住宿舍、刚工作住单身公寓那样晚上一个人睡需要音乐陪伴。

最后呼唤一声:爵爷,真的该买中场了!

Saturday, 13 June 2009

晒晒我的新电脑配置

05 年上半年配了台电脑,一共服役了四年了,前几天一根内存光荣退役,彻底点燃了换电脑的决心,今天终于狠下心重新配了台主流 PC。

机箱不换,19 的 LG 显示器不换,华硕 DVD 建兴 DVD 刻录光驱不换,鼠标键盘不换,其它全部重新来过,配置如下。

所有配件单独买下来然后全部自己组装好,刚接触“高级”的 SATA 硬盘,在装处女系统的时候把我折腾了一下,还好一切 OK 了。这台机子以游戏性为主,本来 CPU 想上四核的,但在网上看很多人把这个三核成功“开核”成四核,所以以性价比为主,还可以开发自己的 DIY 能力。嗯,以后跨 360 和 PC 的游戏就玩 PC 版的了。哎,模拟人生 3 终于可以玩的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