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9 December 2007

听 Yellow 忆昏君

很久以前,玄哥写了一篇忆昏君的日志

今天下午,我的 Footbar 2K 突然随机到了 Coldplay 的 Yellow, 正 TMD 巧的是我在翻玄哥的老日志,更 TMD 巧的是我就在看那篇日志,一下整的我也伤感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是昏君让我听的 Yellow, 然后认识 Coldplay. 记得是高 X 的一个晚上,以前高中,每晚下晚自习,都要冲进网吧耍会,那天晚止昏君让我听 Yellow, 确切地说是看以它为背景音乐的一个 Flash, (我 Google 了一下,竟然找到了)嗯,然后就喜欢上了,以后这首歌也和昏君联系起来了。

昏君和玄哥是初中同学,而我认识他们两个都是到了高中,我认识昏君是在足球场上(他认识我好像不是),高一高二,我们那个级的足球联赛如火如荼,昏君这个贼踢球猛的很,进攻上他就是我们乐中的 C.罗,盘带爆发速度技术都是一流,防守上他就是我们乐中的 Gatusso, 抢断凶狠满场飞奔,高一的第一届联赛的半决赛,我们 2 班就输给了他们 8 班,我记得那场比赛是场雨战,我们踢的好狼狈……(嘿嘿,貌似那届联赛,玄哥所在的 7 班小组没出线,他们班好多女生哭哦 0^0)

后来分班,我,昏君,玄哥分到一个班,这下爽了,有段时间,我们三个简直亲密的都断背了,啥子事都在一起,踢球又都在一个班,我们的感情升华到顶点,我们三个兴趣相投,放学一起回家一起逛音像店,包括周杰伦我都是通过昏君和玄哥认识的,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周杰伦刚出 Fantasy 的时候,玄哥每天抱个随身听,插个耳机,狂听周杰伦,身子还在那里一抖一抖的,我听了一下直接 BS “有啥子好听的嘛,听都听球不清楚”, 后来我是怎么喜欢上周杰伦的,忘了。

昏君的文科很强,不晓得他为啥子选了理科,普通话极其标准,唱歌也唱的好,经常在班会课上教我们唱歌,光良的“第一次”就是他教的,现在还记得。昏君身上有个至今为止我还没解开的秘密,那就是从来没见到过他撒尿,每个课间,我们结伴去厕所嘘嘘时,他总不去,也没见过他去,前天晚上还在 GTalk 上和玄哥聊起这件事,玄哥和他 6 年同学,也只“逮”到过他一次上厕所,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啊。

整个高中我们的事情太多了,说不完了,后来高考,我们三个都考的不好,昏君竟然直接选择休学,在家里宅了三年,我“莫名其妙”地填了石油大学,然后“莫名其妙”地去读了,玄哥其实考的很好,但志愿填高了,不甘心的他选择了去绵阳复读,终于圆了他的同济梦。

大一大二大三,每次登 QQ, 都能见到那个叫做“还是扫地”的 QQ 头像亮着,那就是昏君,大四突然消失了,一直到现在,也许现在能在魔兽世界找到他,也许他早就没玩了…… 去年春节回家见面了,他现在在成都打拼。玄哥我们当然常联系,还去了上海两次,他在上海过的很 Happy 哦,以后我决定跟着玄哥混了。大家都保重吧,我高中时代最好的两个兄弟!

现在我体会到身边没有趣味相投的人是多么的悲惨!我做的事他们都很不解,和他们也没什么好聊的,好多事只有独自享受,慢慢地也让我自私起来,所以我现在也离不开网络了,志同道合的人只有网上才有了,无奈啊!
[audio:http://www.17shang.cn/mtv/huangyong/Coldplay-Yellow.mp3]
Look at the stars,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 他们就是我的 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