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1 January 2009

红?蓝?曼联和曼城的那点破事

继续写曼联三个死敌的最后一个,曼城。前两个:
曼联与利物浦的那点破事
红玫瑰,白玫瑰,曼联和利兹联的那点破事

曼联球迷自然有资格嘲笑曼城,几十年了,没拿个一个冠军,曼城球迷则嘲笑曼联根本不属于曼彻斯特,Old Trafford 所在的 Trafford 区 其实已经在狭义上的曼彻斯特之外了。据统计,在当地曼城球迷要远远超过曼联球迷,曼彻斯特有个笑话,之前我也说过,曼彻斯特街上死了一只狗,请问这只狗是曼联球迷的还是曼城球迷的?答:尸体前有刹车印的是曼城球迷的狗,没有的是曼联球迷的狗,言下之意就是,司机见到狗是曼联球迷的,直接无视,撞死,如果是曼城球迷的,至少还想到赶紧刹车。

然而,把两家的关系往前推,二战前,曼彻斯特的绝大多数球迷每周末的活动就是,先看一场曼城的比赛,然后再看一场曼联的比赛,很多居民两支球队都喜欢,那时曼联和曼城的关系是敌对的,但程度远不及现在。70 年代的几次德比战,让两家关系恶化,1970 年的德比战中,George Best 的一记猛铲直接把曼城 Glyn Pardoe 的腿给铲断了,这次受伤相当严重,基本让 Pardoe 失去了那条腿,1971 年的又一次德比,曼城的 Francis Lee 和曼联的 George Best 互相指责对方假摔,两人后来直接干起来了,更为激烈的一次德比战是在 73-74 赛季,双方的 Mike Doyle 和 Lou Macari 双双得到红牌下场,比赛在以 0:0 结束后,双方球员拒绝离场,最后裁判无奈取消了两人的红牌,两队这场打打闹闹地回到更衣室。

敌对关系从温和到火爆的转折点则来自 73-74 赛季的最后一场德比,当时的情况是曼联必须赢,才能避免降级。80 分钟过去了,比分还是 0:0, 曼城球员 Francis Lee 在一次抢断后迅速反击,球传给了前曼联球星 Denis Law, 当时 Law 是背对球门的,他或许不想把球踢进老东家曼联的球门,但是他的本能反应让他选择了背对球门用脚后跟把球送进了网窝,所有曼城球员都冲向他庆祝,但 Denis Law 根本没有庆祝,而是低着头离开了球场,后来 Law 说:“我一生中很少有像上一周那么沮丧,19 年来我尽了最大努力去进球,但我的最后一个进球却是我极度不愿意进的。”Law 在进完那个球后随即被换下,从此以后,也远离了足球。就这样,曾经是曼联当家球星的 Law 亲自把曼联送入乙级,但曼联球迷从来没有怪过 Law,直到今天,Denis Law 仍是曼联的传奇之一,然而,当时的曼城球迷却用 Law 的进球狠狠的侮辱曼联,一句”the day Denis Law back-heeled United into the Second Division”让曼联球迷非常难受,有愤怒却又不敢发出来,毕竟 Law 是他们一直所爱戴的,于是,曼联与曼城的恨直接升华到“死敌关系”。

进入 90 年代,双方的火爆点就不得不说前曼联队长 Roy Keane 的飞踢事件,1998 年德比,Keane 在一次解围中被曼城的 Haaland 撞倒,Keane 痛苦的倒在地上,这时 Haaland 却对 Keane 咆哮指责 Keane 在佯装。三年过去了,2001 年德比战,Haaland 已经当上了曼城的队长,比赛快结束时,Keane 对着 Haaland 一个飞踹,然后直接红牌被罚下,在 2002 年出版的自传中,Keane 承认那次飞踹是故意的报复,Haaland 也因这次受伤的后遗症,在 2002 年退役了。

上个赛季,曼联被曼城双杀,特别是在主场慕尼黑空难 50 周年纪念赛在 Old Trafford 被曼城 2:1 击败,让后来双冠的曼联显得有点不完美,这个赛季,前曼联球星 Mark Hughes 执教曼城,中东富豪入主曼城,之后的时段内,双方肯定会上演更加精彩火爆的曼彻斯特德比!

除了死敌,曼联还有其它三个其他死对手,Arsenal, Chelsea, Bolton, 前两者主要是因于荣誉上的争夺,英超以来曼联 Arsenal 争霸,阿布来 Chelsea 后,严重挑战到了曼联的地位,Bolton 则是当年空难后,Bolton 球迷那无耻的动作。